2019最新白菜送彩金网,无需存款注册秒送18元,白菜网免费送38元彩金

当前位置:西部之声>美文美声>西部美文

南瓜飘香(宝鸡凤翔 曹权利)

编辑:王亚恒 来源:今日凤翔 发布时间:2019年10月23日
字体: 默认 分享到:

  说起南瓜,我总感到南瓜与我们这代人极其相似——生命力都是极强的!
  南瓜就被我们农人种植在地头和墙角这些不起眼的地方,正式农耕地是看不到南瓜的身影的。我家每年都种南瓜,都是种在头门前空闲地或后墙外。南瓜的生长很是“调皮捣蛋”,就如儿时玩耍的我们,在地面上匍匐,在墙角捉迷藏,攀爬墙根,甚至爬在树梢或架杆之上,只知道疯长,从来不嫌弃地块的位置和贫瘠。
  南瓜叶片肥大,叶面朝着阳光,把地面罩得严严实实。叶面有一层细细的毛绒,可以用手触摸。叶柄和瓜蔓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一毫米左右的针刺,不可以用手触摸。


  在我们乡下人的眼里,南瓜可是宝贝。这个看法与我喜欢吃南瓜无关。 每天上下班,出门或进门时,我都要看看头门前我亲手种植的南瓜,心里总会充满感激之情 。南瓜花期很长,从夏天到秋天不断开花,不断结果。儿时,从十月一号种小麦开始,一直到寒冬腊月,节节末末,断断续续,总有南瓜吃。在那个粗粮比细粮多的年代里,香甜的南瓜是我们儿时最为可口的食物。
  新鲜的南瓜花、没有长大的南瓜嫩叶、南瓜嫩蔓,都是好菜,这是我们农人的专利,城里人吃不上。南瓜花虽然是稀有菜,但南瓜花不可以随便采摘。种南瓜,就是为了结南瓜。花摘了,也就不结南瓜了。好就好在毛茸茸的,金黄色的南瓜花有雌雄之分。南瓜花的雌雄很好区分。雌花还没有开花,就可以看到花柄上指头蛋大小的葫芦形的小南瓜。雄花产生花粉。雌花经过授粉之后,花柄会长出南瓜。我的母亲总是留几朵雄花以供雌花授粉,其余的雄花摘下来为我们姊妹们解馋。清炒南瓜花就很好吃。早饭或晚饭,我们喝的拌汤之中总能看到金黄色的被撕成碎片的南瓜花,既有拌汤的清香味,又有南瓜花的芳香,喝一口下肚,花香就会醉心间。南瓜花也可以油炸,用蛋液和适量面粉裹好南瓜花,过油就行,吃起来有滋有味。喜欢花的小妹把摘回来的南瓜花,拣一朵最大的放到空罐头瓶子之中,盖上盖子。放到柜子上或桌子上,居然也是房子一道亮丽的风景。


  儿时,油水少,我们吃的食物清淡,很少炒菜。菠菜、芹菜、灰灰菜等,都是放到开水锅里煮一煮,放上盐醋辣子就吃,味道不错。南瓜蔓不断分叉,不断疯长,最末端的南瓜蔓,肥厚并且很嫩。端上小簸箕,拿上剪子,咔咔剪回来三十到四十个南瓜蔓尖(这个量足够一盘子了),抹去上面的毛茸,洗干净,切成小段,在开水锅里烫一烫(不要煮烂),捞出来,淋干水分,在最上面放上干面辣子,用滚烫的菜籽油一泼,拌上葱丝和蒜末,放上盐醋,就是一道无比美味的好菜:芳香诱人、满口香脆。当然,南瓜蔓尖也可以清炒,和青椒大蒜一起清炒味道更好。因为南瓜蔓有一层毛绒,舌面上就可以感受到微微的艰涩,吃起来也就略带苦涩,这更加衬托出清炒南瓜尖的清香脆嫰。
  世上大多数菜都是越嫩越好吃,唯独南瓜是个例外——越老越好吃。正因为南瓜越老越好吃,家人总是让南瓜变得很黄的时候采摘,这个时候,南瓜皮已经变得很坚硬。所以,在吃南瓜前,必须刮去南瓜坚硬的外皮。城里人都是用切菜刀削南瓜皮,慢不说,而且削掉了部分南瓜。我们农村人,在厨房架板上,放有一块平时不小心打碎了的瓷碗片,就是专门用来刮南瓜皮的,快而安全,大人小孩都可以操作,只刮去南瓜皮,很少伤害南瓜。去掉南瓜皮之后,用刀切开南瓜,用大勺子掏出不可以食用的丝絮状的南瓜瓤,就可以可以熬制南瓜粥,南瓜糊,加工南瓜饼,南瓜粑粑馍等。


  本来就金黄的南瓜,经过去皮之后,变得更加金黄。母亲把去皮之后的南瓜切成弹子肉那样的小块,放一些葱段,放在锅里,经过一番熬制之后,芳香就会扑鼻,更别提干稠的南瓜入口的那股香甜的味道。
  南瓜粥的做法和熬制稀饭没有多大区别,所不同的就是把切成块的南瓜与米一起熬煮。等米熬煮好了,南瓜块也就不见了,完全随汤了。揭开锅盖,看见的是金黄浓稠的南瓜粥,闻到的是米和南瓜叠加在一起的清香,喝一口,唇齿就会留香,吃一碗还想吃第二碗。
  粑粑是方言,指的是饼类食物。粑粑馍是我们凤翔人把一间叠扣(蒸笼)只蒸一个大饼的馍,叫粑粑馍,我们凤翔人也叫发糕,吃的时候用刀切成块。我们这一代人,虽然粑粑馍吃伤了胃,但我仍然对粑粑馍情有独钟。我们农村人蒸的馍,都是启面(发酵过的面)馍。玉米面容易糖化,揉面时拌入本来就香甜的南瓜,增加了粑粑馍的甜度。所以,从小我就特别喜欢吃母亲做的南瓜粑粑馍。
  儿时,我最操心的是南瓜子。从絮状的南瓜瓤里挤出南瓜子,然后用清水洗净沾附在南瓜子上面的粘稠的金黄色的南瓜瓤。摊在蒸布或干净的白纸上,放在太阳底下晒干。如此这样,把每次吃南瓜时的南瓜子收集到一起,数量也就相当可观。南瓜子生吃熟吃味道都不错。但我最喜欢吃母亲制作的熟南瓜子。将南瓜子放在锅里,放一些淡淡的盐水,用文火,最好是麦草火慢慢翻炒,随着盐水的蒸发,瓜子也就会越来越干,慢慢就会由白变黄,等全部变成淡黄色,瓜子也就熟到了,就可以出锅了。待冷却后装在罐子或空罐头瓶中,我们就可以慢慢享用。我上小学时,衣服兜兜经常装着炒熟的南瓜子,时不时往嘴里放一颗,不急于退去瓜子皮,慢慢地咂去依附在瓜子上特有的淡淡的盐味,而后退去瓜子皮,再慢慢地品尝南瓜子特有的那种油味。儿时在学生堆中吃南瓜子,会让好多家里不种南瓜的同学羡慕,也会让自己有一种满足感和些许自得。在土堆中长大的我们,儿时体内蛔虫较多,南瓜子是驱除蛔虫的良药。由于经常吃南瓜子,体内很少有蛔虫,也就与“宝塔糖”(驱肠虫类非处方药)无缘。
  “清明前后,点瓜种豆”。儿时,都是清明前后种南瓜。自从有了塑料薄膜,我家南瓜的种植提前了一个节气,春风时节就种到房前的空闲地里,覆盖上塑料薄膜,七天左右就破土而出,待到清明时节,揭去薄膜就行。这样,延长了南瓜的生长期,提高了糖分,含水量大大降低,成熟的南瓜瓤干,吃起来就格外香甜。十月一号种上小麦之后到霜降前后,南瓜就陆续黄到了,可以大饱口福了。最近就是吃南瓜的最佳时节。


  喜欢来我家的朋友,夏日到秋天,还没有进头门,就可以看到我家门前那片空闲地被南瓜蔓罩严了,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。金黄色的、喇叭形的南瓜花总是在最合适的位置点缀着翠绿的叶子。近前细看,会发现南瓜花柄要比南瓜叶柄长。所以翠绿的叶子挡不住南瓜花。在太阳的照射下,每一朵黄灿灿的花瓣都发出耀眼的光芒,认真地向外伸展着,唯恐人们看不见它的娇艳。风儿吹来,摇摆的南瓜花会荡起光圈,一环一环的,不但充满了诗情画意,更像儿时的我们一样,洋溢着生气与活力。这是我家门前最美的风景。

  

  作者简介: 曹权利,网名田野,一个喜欢用文字记录自己生活的凤翔人。

上一篇:父亲的那些事(宝鸡千阳 王秀敏) [2019-10-15]

下一篇:听雨(作者:宝鸡 海底浪花) [2019-11-05]